『序言』

 

I在旅途中飲下一瓶紅高粱,微醺的神智使他傻傻地笑了起來,他想起他已逝世的妻子、住在安養院的兒子以及土堆下的雙親,想起身邊沒有家人的事實,又將手中剩餘的紅高粱往口裡送。I不明瞭是命運帶他來到這裡,還是自己帶著命運走向這個路口,他只是手裡提著那瓶紅高粱茫然地站在這個路口。

I看不清楚自己手中的掌紋線,他想起孩提時代的算命仙信誓旦旦地說:『你喔,將來是做老闆的命。』母親歡歡喜喜地遞給算命仙一個大紅包便帶著I走了,自此以後,母親要求I研讀企管系,總說:『算命仙說你將來是當老闆的,多唸點書,以後當老闆大賺錢,我也不用替你擔心了。』但I只想抱著一桶爆米花,躲在房間裡看誰也看不懂的藝術電影痛哭失聲,或者是閱讀波特萊爾時含著感嘆抽一根菸,但母親說:『誰也不會因為你看懂了誰也看不懂的藝術電影給你錢呀!看這個有什麼用呢?』I暗自想:母親怎麼也不會懂的。但I確確實實地愛著母親,是的,他愛她。

滿身的落寞酒味使路人慌張走避,I的周邊是一個無限大的廣場、一個空曠的內在世界,他看不見邊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 的頭像

那筆是她的武器。

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CK
  • 高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