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到台東去,給自己一趟放鬆心靈的小旅行,拜訪熟悉的鄉鎮令人感觸良多,往年回台東都只是過年、豐年祭回家兩三天,從來不曾好好認識這個我應該要稱為家鄉的地方,升大四那年,所有人搶著留在都市裡實習,我選擇到台東,那一個月,才讓我真正地大略了解這個台灣最後的後花園。這一次和友人結伴同行,她療她的、我療我的,沒有什麼目的地的晃蕩,我放得非常鬆()

IMG_0383.jpg 

台東,除了我的家以外,我最喜歡的大概就是都蘭了,不只是因為我很喜歡的Suming住在都蘭,而是都蘭那一股濃濃的藝術味道 J

IMG_0408.jpg 

這一次拜訪了沒有去過的月光小棧,沒有任何準備,也不清楚那是個什麼地方,我們就這樣貿然前行。

IMG_0424.jpg 

是個很漂亮的木造房子,走進去得先脫鞋,登上二樓才是我的奇妙之旅。

IMG_0442.jpgIMG_0428.jpg 

一直很喜歡林正盛導演的《月光下我記得》,第一次看我就哭得不能自己,其後,我又看了好多遍,一直很喜歡影像裡的浪和楊貴媚的演出,而這裡,竟然就是拍片現場!小桌、衣櫃很多東西都讓我想起電影裡的片片段段,原來是都蘭的海邊,我高興得不能自己。

旁邊有個小咖啡屋,販賣都蘭藝術家製作的各種東西,書籍、音樂、衣服,當然有賣我很喜歡的Suming,科科。於是我買了一張《遠洋》。還有很多張明信片(YA~)

偶然翻看,這本《奇怪的溫度》書裡的文字非常吸引我,彷彿可以把我帶到一個空空的黑洞裡,我才開始認識這個叫做陳明才的人。

IMG_0470.jpg 

這本書是在陳明才死後由他的朋友將他的文稿整理集合成書,所以書序非常長,有非常多人的序,當中最讓我驚訝的就是電影《最遙遠的距離》裡原本阿才的角色就是寫給陳明才演的,只是可惜,在電影開拍之前陳明才就已經跳進太平洋的蔚藍裡了。

px_fMen6023456802.jpg 

回到家,我把原本遺忘在角落還沒看的《最遙遠的距離》給看完了,桂綸鎂說:「好想跟你說話,可是為什麼不行?為什麼你不多關心我一點?為什麼你從來都不知道我需要的是什麼?知道嗎?再怎麼樣親密的身體接觸,都沒有辦法彌補我心裡的那個空缺。」當下又是一陣鬼哭神號,當然天地並沒有因此而動容,台北101也沒有倒塌,浪費的只是水資源和衛生紙。

untitled.bmp 

結束月光小棧的行程,我們來到都蘭糖廠,這裡由一群都蘭的藝術家改建,把廢棄的工廠變成藝文中心,有藝術家作品寄賣的小店也有阿豆仔擺攤,還有小小的Live House以及畫廊,畫廊不允許拍照,但我看了牆上塗鴉的一段文字當下就流下了眼淚(謎之音:我的天呀!妳是在哭什麼呀?真是意味難明。)

190544_205762826104208_100000114761775_890887_7833416_n.jpg 

他寫:「一朵花看著我睡覺,稻田陪我長大,不小心遺失的最純真的自己,別忘了腳趾頭都是泥巴,我是從土裡長出來的,鄉下人的臉。」正是我所迷失且悵然若失的,因為無力,所以只好哭。(這趟旅行我好愛哭XD)

總結就是,療傷之前要先哭一場←以為在唱你太猖狂,科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 的頭像

那筆是她的武器。

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