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回家…嗚嗚…我要回家…』隔房女孩的哭鬧聲透過隔音不甚佳的木板牆傳來,『媽咪…我想回家,妳帶我回家…』咚咚咚…跺腳、吵鬧。

城市裡,哪個角落都聽得見這類型的噪音,尤其是我因價格低廉而住進的這家旅館,過時且污損的碎花壁紙、充斥潮濕味道的夾板衣櫃、印花玻璃窗以及也許是上個或上上個旅客殘留在酒紅色變形蟲床單上的灰塵細砂,但旅途使我精疲力竭,沒得抱怨也沒得挑剔,我和衣著鞋,一沾枕就睡著了,小女孩的哭聲透過木板牆把我喊醒,時間剛過八點,印花玻璃窗外的霓虹燈早就喧鬧好一陣,我卻才剛剛從睡眠中醒轉。

 

城市很陌生,在五光十色又爭奇鬥艷的霓虹招牌裡行走,滿街幽魂或者幽魂是我,隨人潮流動,多麼容易簡單,在這不容許脫軌的世界裡,成為自己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指責耳語或期待眼光都樣樣綑綁,若不跟著向前便得扛起萬般沉重的壓力,在被夜獸吞噬之後,就誰也看不起我了。

Mama(父親),不是您期待的那條道路,我卻再不能回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 的頭像

那筆是她的武器。

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