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城外的夜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正穿過皇城主殿外的打更人喊著時刻已是三更,夏夜的風帶來一絲涼意,吹得主殿內的紅紗窗簾飄動,石龕內的燭火搖曳,將主殿照得更加黃澄透亮。穿過主殿內層疊飄動的紅紗簾幕,在主殿的中央有一座純金打造的鼎,正徐徐冒著青煙,讓坐在鼎旁的霍道士看來像即將得道升天,霍道士張開他那細長的雙眼,環視著散落滿地、雕琢細緻的金杯,和那曾經坐在龍椅上十五年,現下已成為「得道」後被拋棄的臭皮囊。

一雙寫滿恐懼但卻純真的稚嫩雙眼藏在書櫃後,目睹這荒唐的景象,那臭皮囊曾經是他景仰的父皇,那臭皮囊曾經帶著他共騎一匹馬,那臭皮囊送他那無時不刻掛在腰間的龍紋玉珮,他緊緊握住龍紋玉珮,捏得手疼,才肯相信眼前的所有全都是真實,他掉下眼淚來,不敢哭出聲,忿恨地看著霍道士將臭皮囊身上紅底繡金龍的龍袍脫下,並用他那細長得意的小眼瞅一眼那臭皮囊,「慢走,不送了。」霍道士展開龍袍,隨風將龍袍披將在自己身上,再也沒有回頭看那臭皮囊一眼。

但那臭皮囊一陣抽蓄,從口中流淌出大量銀色液體,將黃澄色的純金地磚染得銀白一片,在書櫃後的孩子眼裡,臭皮囊就躺在銀泊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 的頭像

那筆是她的武器。

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