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深海】

閃著青麟光的尾鰭在最海底最深處飄搖,祂閉著眼,正聆聽著西岸邊海潮聲傳來的嬉笑怒罵,『為什麼你不愛我了?』女人嗓音說,『那妹超正的,快去跟她要電話啊!』小鬼頭說,『我有我自己的規則的。』那男人說。人類哪,牽絆著七情六慾,永遠成不了神、做不成大事,祂想。不如同祂那般整日在深海底悠遊來得愜意,祂總是高傲的。

祂擁有自己的一座石礁,以珊瑚礁堆砌而成的小龍椅,那是父親將這片西海域交給祂暫管時送給祂的住所,父親告訴祂:青龍,你心氣太高,得再磨練,這片西海域就交給你了。還得再磨練多久?自打那日起,祂就再沒見過父親,也沒有再去過父親那座堂皇的海城,算算年頭也有一千三百多年,陸上的人類早已改朝換代科技發達,還做了幾艘潛水艇企圖一探身海底究竟的秘密,青龍對此小兒科的玩具總是嗤之以鼻,只消祂張口一吟,要海底生物們速速避開,那些玩具們永遠都無法知悉深海底的秘密,人類哪,專做無用之功,青龍睥睨地笑了起來。

 

【西‧岸】

那雙白皙的腳安靜無聲地走入海中,沒發出半點聲響,只是任憑海浪直直地拍打、翻轉,朝她而來,沒有哭,她只是一臉倦容,沒有焦點的向前走,這岸邊的海浪聲總是來得這麼猛烈,像是要洗刷所有人身上的罪孽,那就清洗吧,將整個人虔誠地奉獻給這海洋吧!她想。

 

青龍把一切都看在眼裡,今天西岸的海太不平靜,原想收一些浪尖,卻怎料看見這副光景,真是晦氣,青龍不耐煩地想著。人類總喜歡把不要的東西帶進海裡,髒污廢水、化學毒素,甚至連壞心情都得丟進海裡,眼前這女孩肯定也是被那些個無聊的七情六慾所綑綁而想不開,浪尖也別收了,就待著看這女孩到底想做些什麼。

 

海很洶湧,浪不停歇,沁滿涼意的海水不斷拍打,不論如何兇猛卻都還是覺得這海大度能容千江水,多美,她想。即使是什麼都不做的躺在海邊,那也足夠了。她動身走回來時的海岸,邊扭擰濕了的裙襬,滿足地笑了笑。母親的海,再見了,下回再來看妳,她心想。

 

真是嗚呼怪哉!青龍原以為這女孩欲投海自我了斷,若非如此那滿臉的堅決寫的到底是什麼?人類那些巧笑倩兮、悲痛萬分或憂愁無以為藥的情緒青龍向來沒有興趣探知,但這女孩竟不同於祂的想像,這投海自盡的戲碼祂看得多了,卻未曾猜錯過,莫非是這世道正在改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 的頭像

那筆是她的武器。

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