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日漂流在這裡,海浪來了又走、走了又來,每日都遇見不同的水分子,我們聚合又離散,不清楚今天會遇見誰,或聽見什麼事情,我不會說話,我只是靜靜地在這裡,聽。這裡總是陽光燦爛,高攀的氣溫光亮了這岸,我把這裡當做我的家,是我溫柔的母親大地,母親的海。

這裡也會偶爾天陰,就像那日那名白衣短髮女子偎在我身邊無聲的眼淚,心裡有傷或痛不肯直說,或者如同那名狂浪男子同野獸般地吼叫,將血刻在聲響中。

他們在母親的海裡留下太多悲痛,所以這裡偶爾天陰,偶爾替他們哭泣,藍藍的海有時候裡面有眼淚,可是只有我聽見。

我只是岸邊的一顆礁石,我又懂得什麼?是,我什麼都不懂的,我聽的,只是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 的頭像

那筆是她的武器。

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