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的城市氣氛正在低溫中旋轉著,合著一些車輛和人群的吵雜聲,偶爾疲憊可能累,總是還走在這城市的街裡。他們仍舊還笑,仍舊在散著出木頭潮濕氣味的酒吧裡,飲著最便宜的啤酒,聽下載來的後搖滾音樂,像是沒有規則或沒有來由的日子。他們偶爾自大偶爾自卑,受不得稱讚,卻也無法承受批判,用言語或歌或文字或任何一種能成為武器的尖刺,企圖刺穿所有形成一層膜的保護,卻又住進黑洞裡,任其吞噬。

儘管陰雨,他們有些飄搖在面目之間,認不得熟識,於是住在冰冷的小屋裡做著徒勞無功的溫暖手段,或互相囓咬,那殷紅殷紅的,總歸溫暖。

他們說,轉著眼珠思考著,有時解離俯瞰,「那可是真意?」他們問。

「不知道噢!」住在鏡子裡的幽靈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 的頭像

那筆是她的武器。

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