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恨別人的請勿閱讀」

 

「如果我聽歌可眼紅,何以待你好偏不懂,自細做過多少美夢,慈悲的偉論,連乞丐喊窮心也痛。」

 

在夜裡,他偶爾哭,小聲地、細語呢喃般地一個人哭,『我是好人呀!』他告訴自己,窗外的雨讓他肩膀上的孤寂更重,或像沒有盡頭的旅行。

她喃喃唸著,淨是些恨。

 

「竟怕放懷擁抱你,讓你露歡容,追悔無用,轉眼發現,你失蹤。」

 

『可以刪除的、可以結束的、可以不看見的,原來這麼簡單。珍重,也許永遠不見。那些錯手,受夠了,就真要離開了。』她說,此後只留下一陣煙,或香水味。

他未曾嘗試尋找她。她只能在每一個夜裡掉眼淚,恨他、也恨自己,可能直到把罪惡感和恨一起埋進那塊刻有她姓名的石碑之下為止。

 

「曾聽說過你某夜結婚,未曾露笑容,實在不敢知道我是元兇。」

 

如果不能得到最想要的,那麼人生怎麼樣也都沒有意義了。

 

「大概當初我未懂得顧忌,年少率性害慘你,令人受傷滋味難保更可悲,這心地再善良終生怎去向你說對不起。」

 

以為自己可以,以為可以沒有眼淚或痛,謊言。於是開始沉默。

 

「良心有愧,原來隨便錯手,可毀了人一世,立志助世人脫貧以為,便偉大到像多麼有為。」

 

以鮮血祭奠,以痛苦減輕那沉重、那心痛,殷紅的前額,沒有眼神的眼神,是空的身體。她儘管笑,也是假的。

 

「這種刺蝟,連誰曾待我好,都可帶來傷勢,被我害過來接受我跪,是我在製造眼淚,竟然想救世。」

 

血完了。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 的頭像

那筆是她的武器。

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