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趁著新年假期,翻看這本蔣勳的《破解梵谷》,雖然有人告訴我,他認為這次蔣勳的筆觸很不蔣勳,但是我仍然從蔣勳的眼中看見了他所認為的梵谷的美,對於繪畫我一直有一種熱情,但卻心有餘而力不足,於是我欽羨那些拿著畫筆就有力量的人們。而梵谷的一生讓我想起國中時候所讀的美術史,那時候我不能理解,為什麼大部份畫家終其一生都窮途潦倒,直至死後那些畫作才被世人所珍藏,並且使用貨幣衡量價值,我想,畫家在作畫當下所想的肯定並非是貨幣或者是畫作本身的價值,而是真誠地畫出他們心中的那個世界,以及畫家自己。

在書裡,提到過這樣的一段話:『先知從來未被世俗承認是先知,先知的話語太純粹、太絕對,使世俗的人害怕。先知重來,仍然不會被世俗承認,而且,為了保障世俗的安全,人們會同心合力謀殺先知。先知通常是被謀殺之後才被稱為「先知」,之前,他可能只是瘋子。』

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很久不曾回來最開始的那個台東老家,這棟家徒四壁的矮房子存儲著父親的童年記憶,陡峭坡道旁的小路像一條時光隧道,帶領我走進那些泛黃的過去,這個家族剛起頭的歷史,牆上掛著兩楨照片,是我的祖母與祖父。時光荏苒流逝,這個家族的人數漸眾,二伯父帶著濃重的鼻音感性述說:「這聚會不能停…」說給所有的孩子聽,也似乎說給自己聽。

20100214365.jpg 

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向來都內斂,以致於年紀尚淺的孩子們總猜不透他的內心

於是將他的內斂錯看成矯情假意的神秘感

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問我
  • 請輸入密碼: